会员登录 - 用户注册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热点观察网欢迎您!
当前位置:主页 > 环保 > 正文

约翰·拉贝的北京足迹

时间:2021-09-29 13:11 来源:网络整理

  约翰·拉贝的北京足迹

  ▌李 瑜

  今年是“九一八事变”九十周年,对每一位中国人来说,1931年9月18日,是需要牢记的日子。

  就在这一年,在北京和天津等地生活多年的一位德国商人,被公司派往南京。1937年,当侵华日军在南京发动惨绝人寰的大屠杀时,这位德国人与一批国际友人,设立了国际安全区,保护了25万中国人。他就是约翰·拉贝。因而,他被中国人民亲切地称为“南京好人”。

  约翰·拉贝与中国的缘分,从1908年,他跨入北京城的那一刻就已经开始。他在北京生活了17年。在他留给世人的《拉贝日记》中,与北京相关的部分足足有5卷,包括4卷《我眼中的北京》与1卷《慈禧太后最后的诏书》,约翰·拉贝还拍摄了很多照片, 中国财经快报网,也收集了很多图画。这些文字和图片,对于研究近代北京有着极高的参考价值。

  更重要的是,17年的北京生活,奠定了他对中国和中国人的情感基础。这份真挚的情感,促使他在中国人民遭受日本侵略者的迫害时,挺身而出。

  值得一提的是,经过一百多年的变迁,约翰·拉贝先生当年在北京的故居已难以寻觅,但约翰·拉贝与中国人的情缘,却一直延续:约翰·拉贝的嫡孙托马斯·拉贝教授与北京联合大学合作,于2019年设立约翰·拉贝北京交流中心,为约翰·拉贝先生打造了一处北京的新家。

  2020年3月5日,密切关注中国疫情的托马斯·拉贝教授专程录像并致信北京联合大学和约翰·拉贝北京交流中心学术委员会以示慰问。然而,不久,德国疫情趋重,拉贝教授的同事与朋友数人感染,药品与医疗用品短缺。无奈之下,拉贝教授给中国驻德国大使馆写了一封求助信,希望能帮助他寻找一些物资药品。面对拉贝教授的求援,中国驻德国大使馆紧急调集物资,捐赠给了拉贝教授。约翰·拉贝北京交流中心所在的北京联合大学以及中心学术委员会委员们也筹集口罩等医疗物资寄给了拉贝教授。

  这份跨越民族与国家的爱,历经一百多年,没有因时间的流逝而消散,反而历久弥坚。

  最初住在六国饭店

  2019年9月, 中国资源推介网,德国海德堡大学医学院教授托马斯·拉贝参观了中国铁道博物馆正阳门展馆。他对这次参观期待已久,因为111年前即1908年的8月18日,他的祖父约翰·拉贝正是从此处——当时的京奉铁路正阳门东车站下了火车,踏进北京城的。

  据约翰·拉贝日记手稿,在进入北京城之前,他在城外远远地看到了古塔(应为天宁寺塔)与天坛,火车绕过天坛,兜了很大一个圈才接近内城。他还看到了一角被毁坏的角楼, 江苏资讯网,那正是八国联军入侵北京时损坏的内城东南角楼,此时还未修复。

  拉贝在紧贴着城墙的火车站下车,穿过由正阳门东水关改建而成的水门,进入东交民巷使馆区。在他的手稿里,他在北京城的第一处落脚点,就是六国饭店(Grand Hotel des Wagons Lits)。他提到饭店门口有条散发着恶臭的人工引水渠,它就是曾经“清浅晓粼粼”的御河,此外,他还特意提到饭店旁边就是汇丰银行。

  在约翰·拉贝眼中,使馆区内整齐干净,各使馆紧密相连。不过,当时的使馆区内只有少数几家商铺,他所任职的德国商店以及后来的住处都在使馆区之外。

  初到北京的约翰·拉贝并未能深入地探究这个城市,因为最初到北京的两年半时间,他几度失业,直到1911年冬天,他才在位于苏州胡同的德国西门子北京分公司得到一个会计和文书的职位。办公地是一座青砖黑瓦的四合院,门口有白字黑底的招牌,他就此得到了一间温暖的工作室。这也意味着他可以继续留在北京了。拉贝记录到,当时的这条胡同路况很差,遇到下雨天就很难通行,有一次甚至溺死了一头驴。

  1913年,北京西门子公司迁到了北京灯市口,拉贝的住宅也搬到了公司为他安排的一处住房,就是公司代表处所在地的后街。第一次世界大战快要结束时,拉贝被要求搬出他住的这栋建在美国圣经公会地皮上的房子,他不得不于1918年除夕之夜,搬进了属于德国西门子公司自己地产的办公楼。

  因德国战败,1919年,拉贝全家被遣返回国,他们只好离开北京,离开中国。1921年,中、德双方在北京签订《中德条约》,宣告恢复两国友好及商务关系。在中断4年的中德关系正式恢复后,拉贝和妻子、子女先后返回中国。随即, 中国创新企业网,拉贝一家和西门子北京办事处全体成员又搬回之前在北京的住处。1925年,西门子公司在北方的总部由北京迁到天津,出任销售经理、主管财务的拉贝也携全家搬到了天津。1931年,被任命为南京分公司经理的拉贝去到南京,也就有了后面熟悉的故事。

  游览“佛手公主坟”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