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 用户注册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热点观察网欢迎您!
当前位置:主页 > 财经 > 正文

我们的过年记忆

时间:2021-02-13 04:29 来源:网络整理

  我们的过年记忆

  年味永远是家的味道

  本报记者 严 冰

  著名作家冯骥才先生说过:“时光通过腊月这条河,一点点驶向年底。年意仿佛大地寒冬的雪意,一天天簇密和深浓。”

  春节是中国人心中分量最重的传统节日,是中华民族传承时间最长、节庆气氛最浓、影响范围最广的盛大节日。游子归家,亲人团聚,朋友相会,表达亲情,畅叙友情,抒发乡情,其乐融融,喜气洋洋。

  今年是农历牛年。俗话说,“牛马年,好耕田”。一分耕耘一分收获。不同以往,今年为防控新冠疫情,倡导就地过年,许多人都留在异地他乡,不能回老家跟亲人团圆。但无论相隔多远,年味都把人们的心暖暖地包容起来,照亮人们对来年的希望。

  想到“年”,就想到亲人们喜笑颜开的面容,想到丰盛的年夜饭,想到璀璨的烟花和震耳欲聋的鞭炮声。

  我对过年的最早记忆来自于上个世纪七十年代的北京四合院。

  大年三十这天的晚宴最丰盛,虽然平时节衣缩食、省吃俭用,但这餐的鸡、鸭、鱼、肉也是必备的。接下来是守岁,当时有电视的家庭还不多,大家多是听着广播里的相声节目,打着扑克守岁,倒也其乐融融。

  那年月,人们生活还不富裕,一年只能置办一件新衣服。妈妈给我买的一件或蓝、或绿、或灰的小小中山装,总是在大年初一这天,才能穿上身。

  大年初一互相拜年,感谢邻里间互相照顾。此时家家必备了糖果瓜子花生,小孩子穿着刚刚上身的新衣服,跟在大人后面,走东家,串西家。如果嘴馋,可以大饱口福,此刻大人不会嗔怪,因为,过年了嘛!

  鞭炮烟花,最属腊月三十和正月十五放得欢,对“年”的这一迎一送, 河北资讯网,将欢乐吉祥的气氛推向了沸点:烟花映红了夜空,鞭炮响成了一片,伴着下饺子的沸腾,年味升腾,弥漫了人间,那是童年的味道,那是家的味道,那是亲情的味道,那是团圆的味道!世态人情、民俗礼仪也尽在其中了。

  是啊,年味永远是家的味道、亲情的味道、团圆的味道,年味熏陶陶冶了一代又一代中国人。如今,一进腊月,上小学的儿子便张罗着贴春联、贴福字、挂灯笼、挂中国结,还准备了长长的春节致辞,要在除夕这天的年夜饭前宣读,写的是什么?为了给大家一个惊喜,他还要保密,但肯定是祝福老人、感恩父母、汇报学习成绩等内容,只是每年的表述方式连同他的中西合璧的小西服、小领结的着装,都分外有创意,总是让奶奶和姥姥笑得合不拢嘴。

  每逢佳节倍思亲,每到过年,中国人都倍加怀念逝去的亲人。亲人的音容笑貌,总是浮现在眼前。如果亲人还在,此刻又要欢聚一堂,共享天伦之乐了。

  今年因为疫情防控,很多人主动选择就地过年。除夕之夜,虽不能与亲人团聚,但也免了奔波之苦。有微信,有视频,宅在家,“云拜年”,万里传情,咫尺之间,仍然是浓浓的年味、满满的亲情!

  难忘南方小城的年夜饭

  本报记者 叶晓楠

  又是一年春节到。此时此刻,想起我所亲历的40多个春节的变迁,我真切地感受到,每一个小家的奋斗实干,都是与国家的进步紧紧联系在一起的,只要我们每一个人都争当奋斗者,老百姓的日子就能越过越红火。

  我出生并且长于南方一个小县城,在上世纪80年代,度过了我整个童年时代。

  儿时的过年记忆里,印象最深的是满城的烟火气息。

  小时候,过年的时候,家家户户都会买来大盘鞭炮,用大红的塑料纸包上,看上去很是喜庆。过年的鞭炮,一般要买三大挂,一挂是在年夜饭前点,一挂是在午夜12点跨年时分点,还有一挂是大年初一早晨时点。噼啪作响的爆竹声,寄托了人们对新年的美好祝福。

  当然,富有南方特色的年夜饭,同样令我怀念不已。

  小时候,家里并不宽裕,平时难得吃上几顿肉菜。即便如此,年夜饭还是不能含糊的。年前一周,父母就会忙着大采购。那时候菜市场的服务不像现在这么周到,很多菜品都需要买回家自己再收拾。幼时的我,经常看着母亲冒着严寒洗菜煮肉,如此忙上好几天,才能准备好年夜饭。这样自己动手完成食材的制作,让小小的我,对于劳动才能收获幸福的观念有了生动认知。

  年夜饭里一般还会包括自制蛋饺。母亲一般使用小煤球炉作为灶具,用铁制的大汤勺当工具,略微蘸点油,舀一勺鸡蛋液,在勺上平平地铺满一层,然后放在炉火上转着圈慢慢地烤,不一会儿,金黄的鸡蛋液便凝固成一张鸡蛋皮,这时再把肉馅放进去,用筷子顺着边把鸡蛋皮合拢,掐好边,最后放在平盘里,晾凉了就是一个个芳香四溢的蛋饺。等到年夜饭时,把蛋饺放进火锅煮,水一开,锅里飘起金黄的蛋饺、肉块和蔬菜,热气腾腾,看上去诱人极了。而在一边眼巴巴地等着的孩子们,早就一哄而上,一双双筷子直奔主题而去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推荐内容